上海时时乐开奖统果|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文化 > 歷史名人

世界名人屈原桃江行蹤考

來源:桃江縣作家協會???作者: 訪問量:???發布日期:2016-03-26???字體大小:

  屈原是戰國時期楚國三閭大夫、杰出的愛國詩人、世界文化名人,桃江是屈原的第二故鄉。
  屈原遭誣陷第二次被流放浪跡于洞庭湖,后而歷“沅湘間”,“濟沅湘以南征”。沅湘之間有資水,秦時名益水,水北置益陽縣,從地理位置看,“益水”就是資水。“益水”之名出現在秦代。益水在秦以前叫什么名字,史料缺少記載,估計有兩種情形:一是秦以前也叫“益水”,但考無依據;二是也稱“沅”。以前的資水,各河段稱呼不一,例如邵陽一帶在古代就稱資水為“邵水”,邵水以上的部分西源稱“赧水、“都梁水”,南源稱“夫夷水“。進入婁底地區后的資水河段古稱“茱萸水”。資水到了中下游,中下游的人們認為資水和沅水同在沅江市上方合流,便將兩水合流的河段統稱“沅水”,現在的沅水當時叫做“大沅”,資水叫做“小沅”。資水中游安化桃江一帶一直保留了“小沅”的稱謂。安化縣有個地名叫小淹,位于資水岸邊,“小淹”是后取的名字,不過幾百年歷史,“小淹”的稱謂除官方、文人文字資料使用外,資江中下游的百姓口頭稱呼歷來普遍用“小沅”而不用“小淹”,這一現象可以佐證“小沅”的稱謂古來就有,而且歷代口口相沿已成習慣。有史料稱:戰國時期,洞庭湖水系統稱“湘沅”,《楚辭·九嘆·思古》里有“違郢都之舊閭兮,回湘沅而遠遷”句,這“湘沅”中的“沅”,就包括資水在內。到了秦代,秦人認為兩水都稱“沅”,容易發生混淆,故把“小沅(資水)”另命名叫“益水”,“益”者,附加也,增益也,是說資水原來附著于沅水,是沅水的一個組成部分、增益部分。資水得名,始見于《漢書》,南北朝酈道元的《水經注》中已有專條介紹資水。這就是屈原長居資水之濱桃花江12年而屈詩中只見“沅水”不見“資水”的原因。屈原歷“沅湘間”南征,沅水湘水之間唯有涉資水最便利南行,所以屈原在“沅湘間”南行,無疑是沿“小沅(資水)”舟馬兼用前往今日的桃江一帶。屈原長居桃江12年,坐船在資水上下航行也決不止一次兩次,《涉江》里寫的不過是作者經過加工提煉了的行程圖。
  屈原《涉江》里有“入溆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句。關于詩中的“溆浦”,歷來有兩說:一說指今日懷化的溆浦縣;一說溆浦在資水中游的桃花江一帶,具體方位在今日桃江馬跡塘鎮、武潭鎮與漢壽縣(古稱辰陽或龍陽)交界處。詩中有“乘舲船余上沅兮,齊吳榜以擊汰”句。根據地理特征和文史資料考據推測,從沅水干流入口處到溆浦縣相距近千里,屈原涉江,因沅水灘多流急,旅途風險巨大,憑當時的航運條件,詩人應該不會冒險走這條水路也很難由這條水路到達相距千里之遙的溆浦縣,最多也只能在洞庭湖一帶“浩浩沅湘”間游蕩。如果屈原從洞庭湖出發,緣沅江干流溯行到溆浦縣,路程千里之遙,沿途的桃源、沅陵、瀘溪等若干縣市眾多地名應該在屈詩中留有大量生活足跡,可惜這類足跡鐵證在屈詩中十分罕見,以至于屈原以后歷代許多名家學者對屈原游歷溆浦縣一說產生懷疑做出否定。《唐書·地理志》記載:懷化以溆浦之名立縣,是在屈原涉江近千年之后的唐高祖武德五年。所以詩中的“溆浦”應該在距洞庭湖不是很遠的桃江或與桃江交界的地區,《涉江》中的“上沅”行程,從詩中所描敘的沿途人文地理景觀看,無疑包括資水行程在內。例如作者在《涉江》后半部寫到陸接輿(接輿髡首兮,桑扈臝行。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和鳳凰烏鵲(鸞鳥鳳凰,日以遠兮。燕雀烏鵲,巢堂壇兮),兩處景觀都是資水中游桃江土地上的重要事象。陸通,字接輿,春秋時期人,才華橫溢,性耿直敢言,放蕩形骸,人稱“楚狂”,居楚南湘山(今湖南益陽桃江縣境修山鎮)明燈山,因須膚黝黑,當地老百姓親切地稱他為“陸黑嗲嗲”。 陸接輿死后被當地百姓尊為粑粑神,歷來享受香火祭祀。資水中游的桃花江東岸有山叫鳳凰山,鳳凰山上古木參天,每年三四月,成千上萬只烏鴉、鵲鷺之類的候鳥從遠方遷來鳳凰山古林筑巢下蛋孵幼仔,游人前來觀賞者,川流云集,成為資江沿岸的一道風景。屈原寫《涉江》因觸發聯想,頭腦中浮現出涉資水時見聞的沿途事象而借以抒情,來表達內心的憂憤。
  “朝發枉渚兮,夕宿辰陽”,據蔣南華考證,枉水發源于桃江縣境,北流至常德德山西麓而入沅水,其入口處大溪口即古“枉渚”,古枉渚在漢壽縣與桃江縣武潭鎮相鄰處,已湮塞。“辰陽”又名“龍陽”,即現在的漢壽縣,兩地相距不遠,“朝發”而“夕”可到。懷化辰溪縣有個辰陽鎮,但與枉渚相距近千里,乘船是不可能一天自枉渚到達辰陽鎮的。我們認為,假如屈原果真到了懷化溆浦縣,那么他由資水入溆浦縣比溯沅水而上入溆浦縣的可能性要大,因為由資水入溆浦縣,水路比經沅水干流入溆浦縣要近很多,路也好走得多。
  屈原歷“沅湘間”,“濟沅湘以南征”后,主要活動地點在洞庭湖之南的資水一帶。上古時,云夢澤(洞庭湖的古稱)面積十分廣闊,桃江東北的益陽、漢壽一帶為水鄉澤國,桃江地處云夢澤邊沿,屈原是在漁父引導下來桃江的,屈原乘舟來桃江,水上交通便利。史載屈原第二次流放,在資水河畔的桃江花園洞居住長達12個春秋,他一生的大量作品是在桃江完成的。《中國名勝詞典》就肯定屈原作《天問》的地點在桃江不在別處。桃江鳳凰廟(祭祀屈原用)、花園洞(屈原隱居種蘭處)、花家坪(屈原養花草處)、書房村(屈原讀書創作場所)、下馬坪(屈原停車馬處)、屈子釣臺(屈原垂釣處)、天問閣(屈原問天處)、女媭墓(屈原女兒之墓,一說女媭為屈原侍女)、三閭橋(屈原為便利百姓而建的石拱橋)等大量古遺址的存在,足以證明屈原在桃江生活的時間長,生活底蘊深厚,屈原深受當地人民群眾的愛戴。
  文獻記載,屈原曾涉足桃江的九崗山。這首先可從屈原《楚辭·九歌·大司命》中見到游蹤:“吾與君兮齊速,導帝之兮九坑。”詩句意為:我與你一同快速前往,到九坑山上導迎天帝享受祭祀。宋代著名學者洪興祖《楚辭補注》說:“之,適也。坑,音崗。”“之兮九坑”即“前往九崗山”。前清訓詁學家蔣驥注解說:“坑,同‘崗’。今長沙府益陽縣有九崗山。”這一注解正好與屈原被流放后長時間在桃江一帶生活的環境相吻合。有注家將《大司命》中的“九坑”解讀為“九州”,筆者不敢茍同。筆者以為,詩中已用“九州”一詞(紛總總兮九州),在同一首不足二百字的短詩中,無需使用兩個意義原本不同的語詞表達同一概念。也有人把“九坑”注讀為“九州的山”,筆者更覺不妥,因為注者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之兮九坑”前面有“導帝”二字,導帝,即“導請天神來某處享用祭品”的意思。周代習俗,祀神時,祀神人要向神靈獻上供品,否則為不敬。祀者導請天神下凡享用祭品得有一個固定的場所,這是前人舉行祭祀的一個基本常識。如果把“九坑”理解為“九州的山”,則九州的山嶺莽莽蒼蒼,無邊無際,無以數計,祭祀者“導”無定所,天帝“去”無定所,他也就會無所適從,沒法前往某山某廟享用祭品了。把“九坑”解讀為“九州”或者“九州的山”,這是不甚了解屈原當年生活的具體環境和撇開古人祭祀的基本常識作注所致。所以詩中的“九坑”無疑是一座具體的山,也就是眾多研究屈原的學者所說的湖南益陽的九崗山。
  中國屈原學會會長蔣南華先生《屈賦注解·大司命》注:“九坑,即九崗山。此山在今湖南省益陽桃江縣境,資水流經其下。”桃江民俗專家龍玉牛、胡則丘對屈原上九崗山祀天神做過一番實地考證,在《鳳凰山上鳳凰神》一文中有相關說明:《大司命》中的“九坑”,是指桃江的九崗山。桃江有每年農歷六月初三祭祀司命神(桃江民間俗稱司命菩薩、司命嗲嗲)的習俗。大司命,是掌管壽夭的神。屈原在詩中描寫上山祀司命天神時,正巧遇上天氣驟變,天空烏云滾滾,繼而狂風暴雨大作(廣開兮天門,紛吾乘兮玄云。令飄風兮先驅,使涷雨兮灑塵)。“玄云”,烏云;“飄風”,突起的大風;“涷雨”,暴雨。這種狂風暴雨的突然降臨,正是長江中下游地區每年6、7月份梅雨季節的氣候特征。這說明,屈原登九崗山祀司命天神是在梅雨季節里進行,這個時間正好與桃江地區祀司命天神在農歷六月初三的時間相吻合。屈原登九崗山祀天神,正巧在登山途中遇上了大雨,詩中描寫的都是人在室外見到的、感受到的景象。周代,人們祭神用的祭品,可以是犧牲,也可以用植物的莖葉花實。詩中寫到屈原在祀神進入尾聲時摘來一束麻葉,麻葉開著白花結著麻籽,屈原把它作為供品敬獻給即將離去的司命天神(折疏麻兮瑤華,將以遺兮離居)。如今九崗山上仍然可以見到這種開白花的麻葉。麻葉開花在盛夏,這也正好與桃江人農歷六月初三祀司命神的時間相吻合。所以屈原登九崗山祭祀天神,無疑是依了桃江當地的習俗,具體祀神時間是在農歷六月初三或與之相鄰的某一天。
  屈原為什么要祭拜天神?屈原生活在盛行祭祀的上古時代。《左傳·成公十三年》載:“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是說周代朝野最注重兩件大事:祭祀與打仗。因歷史局限,周人對大自然和人類社會紛紜復雜的現象難免缺乏全面深入了解,認為世界由上天主宰,于是把生的希望寄托給上天神祗,渴望通過祭祀感動上天,讓天神為國民祈福消災。《楚辭》中大量的祭祀活動可以作為佐證。東漢學者王逸《楚辭章句》解釋說:“屈原放逐,出見俗人祭祀之禮,歌舞之樂,其詞鄙陋,因作《九歌》之曲,上陳事神之敬,下見己之冤結。”明確指出屈原作《九歌》的時間是他被放逐于“祭祀禮樂其詞鄙陋”的荊蠻地區之后。宋代朱熹更具體地說明了屈原作《九歌》的地點、時間和動機,他說:“荊蠻陋俗,詞既鄙俚,而其陰陽人鬼之間,又或不能無褻慢淫荒之雜。原既放逐,見而感之,故頗更定其詞,去其泰甚。而又因彼事神之心,以寄吾忠君愛國眷戀不忘之意。”據1989年桃江腰子侖發掘的春秋古墓群考證,桃江當時屬越地,是苗瑤等少數民族的聚居地,語言、風俗與楚郢差異大,故被北方人稱為“荊蠻陋俗”之地,屈原在詩中則稱這一帶為“僻遠”之域,。王逸、朱熹二公皆斷言屈原作《九歌》是在他被流放荊蠻陋俗之地洞庭湖南方之后,從而從時間、地理上肯定了屈賦《大司命》中祀神所登之九崗即“沅湘間”的九崗山——益陽桃江的九崗山。
  桃江花園洞、九崗山均在資水東岸,兩地相距不過百里,從花園洞口坐船經資水到九崗山麓不需一日可到。九崗山是桃江當地名山,在桃江長居12年的屈原去九崗山祀天神,是情理中的事。
  那么屈原祀天神為什么一定要上九崗山呢?原來上古之時,禮法對祭祀對象、內容作了明確規定,《禮記·王制》規定:“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而且,禮法對祭祀場所也有明確規定,例如禮法規定,天子祭天的三個場所由小到大依次為“廟祭”、“南郊祭”、“泰山祭”,就是說,天子平時祀天神在廟宇進行;規模大一點,就到南郊舉行;規模最大的祭天須到泰山舉行。《洹子孟姜壺》銘文記述:周代有四種天神,“大司命”屬于其中的一種。當時廟制規定,天子以下官員祀天神必須在廟宇進行。屈原登九崗山祀天神,可以肯定,九崗山當時已有廟宇存在,當時九崗山的廟宇,極有可能是禹王廟。文獻記載,益陽九崗山和安化虎口巖古有禹王廟,九崗山廟內有夏禹、舜帝塑像。屈原此去祀神是慕名而往。屈原“身遭放逐”,上九崗山禹王廟祀天神,意在“愬神明,陳己之冤結”。 屈原將“九崗”寫作“九坑”,也許當時的山名就是如此;也許包含匿居因素:作者當時被放逐,處境不利,以桃花江花園洞為匿居之所,他不想在詩中說出自己匿居的具體行蹤,故將“九崗”寫成“九坑”,這種可能不是沒有的。
  屈原把桃江當成第二故鄉長居12年之久,與桃江人民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古往今來,桃江人民愛戴屈原、深切緬懷屈原,過去桃江祭祀屈原的廟宇有多處,民間幾乎家家戶戶神龕里供有屈原神像,人們虔誠崇拜屈原愛國親民、堅持正義追求美好的屈子精神,尊稱他為“屈三嗲(三閭大夫)”。每年端陽節,桃江各地大興各種民俗活動,如掛菖蒲艾葉,賽龍舟,游泳,坐游船,坐馬車牛車,舞龍玩獅,唱大型花鼓戲,唱木偶戲、儺戲,家家戶戶包粽子,烙大餅,吃油炸河魚、鱔魚掛面、黃瓜蒜頭燉泥鰍,喝米蝦鍋巴粥,做酒會,等等,制作各種美食來紀念屈原,經過歷朝歷代人的傳承創新,桃江地區已形成了祭祀、教育、民俗、娛樂、山菜美食、土木建筑、果木花草種植等豐富多彩歷久彌新的屈原文化系列。
  屈原創作《楚辭》,抒寫以“奔放的感情,豐富的想象力,爛漫春光似的詞華”(鄭振鐸語),以神話式浪漫夸張比喻象征等藝術手法創作的“楚騷體”在中國文學史上開一代詩風。屈原以偉大的人格魅力屈子精神和空前絕后的文學貢獻贏得了全世界人民的高度贊美,在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會上,屈原與哥白尼、拉伯雷、何塞.馬蒂首次被評選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益陽桃江也因此成了世界文化名人的第二故鄉。

 

上海时时乐开奖统果 新手棋牌 时时彩后一5码平刷 相思幸运飞艇计划 pk10赛车直播官网平台 英国幸运五星彩app下载 pk10赛车直播视频 澳洲幸运10精准计划软件 世界杯哪里可以押注 双人斗地主二人斗地主玩法 体彩11选5技巧经验